13126037842

13126037842

栏目导航
推荐产品
联系我们
电话:13126037842
手机:13126037842
当前位置:草书
著名书法家姜钧杰:楷书别写成美术字,要寻求变化
浏览: 发布日期:2021-02-02

嘉宾:姜钧杰,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楹联学会会员、天津市书法家协会会员、天津市楹联学会会员、天津国学研究会会员、天津市政协书画艺术研究会会员、天津大运河书画院理事、天津印社办公室副主任、天津和平区书法家协会秘书长、中国逻辑与语言函授大学艺术系教授,天津九河书画艺术研究会副会长。

简介:姜钧杰,男,祖籍山东烟台,1950年出生于天津,书法篆刻受业问艺于古文字学家、书画家篆刻家大康(康殷)、康庄、杨鲁安、康新民、龚望、严六符、赵伯光、唐云来、顾志新、韩嘉祥诸先生。书法平静朴质、浑穆劲力,诸体兼习精于楷书。篆刻从王福庵入手,抚秦追汉追求公稳一路。多年来,书法刻字作品在中国第二届书法新人展、中国第三届刻字艺术展和其它一些国家级、省级联展中入选和获奖,并被周邓纪念馆等馆所单位及美国、加拿大、新加坡、韩国、日本等国家的友人收藏。传略和作品在《中国当代青年书法家辞典》、《中国书画名家签名章艺术总览》等多部辞书、作品集和报刊上刊载。亦从事书法教育科学工作,为天津市培养了诸多艺术人才、数十名学生,在各类书法篆刻大赛中获奖。

[天津美术网]:有一句话讲“字如其人”,您怎么体会这句话?

[姜钧杰]:字如其人,如的是人的性格。并不是说人的好坏、品质如何。可以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。董其昌的字大家都认为很好,但是他在60岁的时候还因为纳妾逼死过人命,你能说他道德品质好吗?所以说字如其人,如的是他的性格。例如这个人比较严谨,他可能喜欢楷书、隶书、篆书这种较为规矩的书体,如果为人豪放,可能就会喜欢草书、行书,我认为字如其人应该是这样解释的,不能表示品质但可以表示性格。

[天津美术网]:您的书法可以说是诸体兼习,精于楷书,您和我们谈谈您是怎么理解楷书的?

[姜钧杰]:楷书是一种比较安静的书体,但是也很难的。现在要真正学习楷书的人并不是很多,因为一个人无论他是否学习过书法,他都能看出楷书的好坏。它的间架结构哪怕出现一点偏差都会影响整篇,所以他比较难,比较吃功夫,也是所谓的费力不讨好。写草书,别人不敢过多的评论,首先来说很多人不认识,它有完全属于自己的一套符号,像是学习一门外语一样,学习篆书也是如此,它是另外一套体系,这些书体都和写楷书是完全不同的。我们学习书法也应该根据人的性格去选择书体,喜欢楷书就学楷书,喜欢草书就学草书。有的人讲学好了楷书才能学草书,我不是这样的认为的,我觉得都是性格所致,有的人你让他一开始就学楷书,他写不进去。我见过一些人一开始就学习草书,写到一定程度他觉得他的笔道中缺少功力,他再回过头来联系楷书,也是同样可以提高和进步的。

[天津美术网]:您喜欢楷书,是否也因为您的性格比较稳?

[姜钧杰]:是的。我的性格应该是比较内向的,喜欢安静。另外我喜欢的一些句子,一些诗词也是比较安静的,在选择写字的环境的时候也是这样。如果到笔会上去写,我可能写的不会太好,因为人比较多,太闹。写楷书应该是比较安静的,你的头脑要进入一种境界才能把字写好。

[天津美术网]:您平时都临哪些帖?

[姜钧杰]:我现在主要是临习一些魏碑的东西,比如《郑文公碑》、《崔敬邕墓志》、《张玄墓志》这些都在写。写楷书要把静态的字写活,所以现在也在临习一些行书的东西。我这个年纪再写草书的东西可能比较费劲了,有很多符号记不住,但是写写行书对于写楷书还是有好处的。另外我有的时候也写一些隶书,这些都是为了充实楷书,让楷书中的东西更加的丰富,更加有魅力。楷书写到了一定程度会走向反面,写着写着这些笔画全都一致了,最后它的艺术价值不高了,形成美术字了,因此就要寻求变化,那么就要往前看学习一些其他书体。从书法史的角度来讲楷书和行书、草书都是一个时代产生的,我觉得人们说学好楷书才能学草书的说法不应该存在,从历史上来说也不是这样的一个过程。

[天津美术网]:您刚才提到的把字写“活”怎么理解?是指它的变化吗?

[姜钧杰]:一个是它的变化,另一个是它的姿态。在笔划微小的变化当中感受到字的动感,楷书是这一种庄严、稳定的书体,必须要写出姿态的不同来,一个是笔画的变化另一个是重心的变化。重心变化,你才能让这个字更有精神。有的时候我们看到一幅字,比如《石门铭》中的“北”字,这个字给人的感觉就是两个人背对背坐着聊天,但实际上这就是一个字,你的感觉应该使字人格化。很多字都是这样,你看它的时候虽然是静态的,但你要感觉出来他是在那跳舞、站立、跑步,这样的字才是好的字

[天津美术网]:把抽象的字具象化?

[姜钧杰]:人格化,字的一些小的角度的变化就会让字动起来。我们看字帖很细致,每一个点划的变化是为什么,有时候近距离看不出来我们就把它推远;推远了看不清我们再将它拉近,这些都是可以的,但我们最重要的是看到古人写这个字时候的精神状态是什么样子的,这样才能慢慢的把楷书写好,达到一定的高度。